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29位投资者向祥源文化及赵薇索赔1680万 再次开庭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苏梓煜

(中国网财经综合报道)科创板股票上市委员会日前发布公告,上海美迪西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迪西”)将于9月20日接受上市委审核。

公开资料显示,美迪西是一家生物医药临床前综合研发服务CRO,为医药企业和其他新药研发机构提供全方位的新药研发服务。此次科创板上市,美迪西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55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

据招股书,美迪西拟通过此次IPO募集资金约34690.53万元,其中15000万元拟投向新药研究及国际申报中心之药物发现和药学研究及申报平台新建项目,9630.53万元用于创新药研究及国际申报中心之临床前研究及申报平台新建项目;10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多项财务指标在业内处于偏低水平

美迪西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与药明康德、康龙化成、昭衍新药均为国内具备较强市场竞争力的CRO企业,但无论从营收、净利润和毛利率方面,美迪西与上述几家公司仍有较大差距。

据披露,2016年-2018年,美迪西实现营收分别为23240.48万元、24787.23万元、32364.0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4394.53万元、4123.2万元、6056.12万元。

而药明康德同期营收分别为961368.36万元、776525.99万元、961368.36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12097.34万元、129672.05万元、233368.07万元;康龙化成营收分别为163423.87万元、229411.81万元、290812.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7691.19万元、22702.34万元、33902.58万元;昭衍新药营收分别为24180.52万元、30127.9万元、40879.8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169.27万元、7644.63万元、10818.72万元。

此外,美迪西主营业务毛利率亦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2016年-2018年,美迪西毛利率分别为35.94%、33.79%、36.13%,而同时期同行均值分别为40.07%、43.61%、41.65%。

媒体质疑招股书真实性

尽管美迪西的业绩在业内并不出色,招股书发布后,其真实性还是遭到了多家媒体的质疑。

据环球网报道,美迪西在2016年采购食蟹猴金额为210.18万元,而同年昭衍新药采购食蟹猴金额高达1751.71万元,是美迪西的8倍以上,同年针对实验用鼠、比格犬的采购金额则相差不大。整体来看,昭衍新药对于实验用动物的采购数量,远远超过美迪西。

在此基础上,昭衍新药和美迪西2016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180.52万元和23240.48万元,相差并不大。这也就意味着,同行业上市公司昭衍新药在同等的业务规模基础上,采用了美迪西8倍的动物活体实验量。

另据招股书披露,美迪西在2016年度采购食蟹猴的单价为9425.11元/只,但是同行业上市公司昭衍新药在其招股书第189页披露的同年采购食蟹猴的单价仅为8220元/只,美迪西的采购单价相比同行业公司高出了15%;但与此同时,美迪西和昭衍新药在2016年采购比格犬的价格,则相差不大,仅在5个百分点左右。

此外,美迪西的日常采购也存在诸多疑点。根据招股书披露的采购信息,美迪西的对外采购主要分为原材料采购和能源采购两个部分,其中2018年原材料采购金额为4917.15万元、能源采购金额1107.45万元;而与此同时,现金流量表中显示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科目2018年度支出金额高达10163.46万元,同时应付账款余额还同比增加了2260.38万元,对应着美迪西2018年度采购总额高达12423.83万元。

在原材料和能源采购之外,美迪西更大金额的采购内容是什么?对此敏感问题,美迪西也选择“视而不见”,未在招股书中做出任何解释。

莆田系“陈氏家族”隐现

招股书显示,美迪西的共同实际控制人为CHUN-LINCHEN、陈金章以及陈建煌,本次发行前,上述三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公司42.37%的股份,此次发行后,上述三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公司31.78%的股份,仍然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美迪西的上述三位实控人均来自“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的陈氏家族。不仅如此,美迪西的几位自然人大股东间的关系也较为复杂。

据披露,公司股东陈金章持股比例为20.91%;陈建煌持股比例为13.21%;陈春来持股比例为10.66%;林长青持股比例为8%;陈国兴持股比例为7.12%;王国林持股比例为6.12%;CHUN-LINCHEN持股比例为4.37%;张宗保持股比例为1.25%。

以总经理CHUN-LINCHEN为例,陈金章是其堂弟,陈春来是其亲弟弟,陈国兴是陈金章的侄子。王国林、林长青和张宗保是陈家女婿。其中,王国林是CHUN-LINCHEN的妹夫,林长青则是陈国兴的妹夫,张宗保是陈金章的妹夫。至于陈建煌与上述人员是否存在亲戚关系,招股书并未披露。

此外,持有美迪西3.89%股份的美国美迪西为CHUN-LINCHEN持股100%的公司。王国林通过美熹投资、美甫投资、美斓投资、美劭投资还间接持有美迪西2.58%的股份。由此计算,陈氏家族中有亲属关系的家族成员直接和间接持有的股权比例达到64.9%。

对于这种家族控股企业,时代商学院援引华夏证券分析师观点表示,可能存在通过控制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股权交易等方式达到自身最大收益但却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美迪西多位股东还在多家莆田系医院担任要职。公开资料显示,陈金章在南京长江医院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在苏州同济医院有限公司任监事;在江苏科威医疗发展有限公司任董事;在长沙长江医院有限责任公司任监事。上述公司均与美迪西存在关联关系。

陈建煌在济南华夏医院有限公司任执行董事、总经理;在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有限公司任监事;在苏州康立医院有限公司任董事;在南昌新时代妇产医院有限公司任总经理。

陈春来同时担任杭州同济医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任浙江美福宝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中国经营报在报道中指出,美迪西董事陈国兴系艺星医疗美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2年,陈国兴在上海注册第一家医院上海闵行虹桥医院。之后,陈氏又分别注册了上海健桥医院、上海美迪亚医院、美迪西普亚医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实控人今年被出具5起限制消费令

值得注意的是,美迪西实际控制人、董事的陈建煌近年来已多次被法院出具限制消费令。中国执行信息网显示,仅今年上半年的限制消费令,就已达到5次。

对次,上交所也颇为关注。在首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美迪西说明陈建煌是否存在大额未清偿债务;如是,补充披露未清偿债务的金额及原因,对公司生产经营可能产生的影响。

对此,美迪西回复表示,2019年以来,陈建煌存在五起限制消费令,分别为(2018)京0101执1498号,执行标的1360305元;(2018)京0115执4201号,执行标的3819883元;(2018)京0108执16427号,执行标的42300元;(2018)闽0305执3039号,执行标的6100000元;(2019)京0108执1771号,执行标的45826元。

前述限制消费令产生的原因均为陈建煌投资(持股70%)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兴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与其他第三方存在诉讼、纠纷,兴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在法院作出判决后,因未及时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管辖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的规定,对兴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陈建煌发出限制消费令,其中(2018)京0101执1498号、(2018)京0115执4201号均因借款方未及时履行给付义务,兴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作为担保方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亦未及时履行给付义务,因此被限制消费。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兴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已与相关方进行积极协商处理,陈建煌相关限制消费令已解除。

此外,美迪西在招股书中也指出,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建煌因代兴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偿还部分债务,承担了个人债务,陈建煌通过签署相关协议约定分期付款、以自有房屋提供担保等方式对代为偿还的债务进行处理。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相关债务处于正常履行中。

由于上述代为承担的债务尚未偿还完毕,若陈建煌未能按时偿还上述债务,则可能对陈建煌个人产生诉讼风险,进而对公司的股权稳定性造成潜在不利影响。

人均年薪仅1万多元

招股书显示,美迪西是一家临床前研究CRO企业,主要从事医药研发服务,所处行业为知识密集型、人才密集型行业。

尽管美迪西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目前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随着企业资产和业务规模的扩张,对于高素质人才的需求将大幅增加。若不能培养或引进高素质人才以满足公司规模扩张的需要,或者人才流动率过高,将直接影响到公司的长期经营和发展,但其离职率依然很高。

2016年-2018年,美迪西离职率分别为27.03%、33.74%、24.40%;2017年以来,公司部门副总裁级员工HUANMINGCHEN、JUNWANG、LUCHUANSHU、李国栋因个人原因由公司离职。

美迪西坦承,在医药行业及CRO行业持续良好发展的背景下,公司面临较大的外部挖掘人才压力,公司面临人才流失,甚至高端人才流失的风险。如果核心人才流失,将会对公司的经营活动造成一定的影响。

美迪西高离职率可能与其人均薪酬过低有关系。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美迪西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分别为735.91万元、765.82万元、1106.18万元,占销售费用比例分别为65.18%、57.74%、57.75%。按照2018年美迪西拥有的939位员工人数计算,每位员工平均年薪仅一万多元。

不光如此,高级管理人员薪酬方面,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美迪西也有很大差距。以与美迪西规模接近、客户群体分布类似的昭衍新药为例,2016年-2018年,昭衍新药高管薪酬分别为55.55万元、63.69万元、54.85万元。而同时期美迪西高管薪酬为32万元、33.11万元、35.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迪西的部门副总裁级员工中,有几位员工是放弃了原工作单位的高额薪酬来到美迪西的。其中任峰、马兴泉与JIANGUOMA的原工作单位薪酬分别为150-200万元、68万元和110.40万元,分别高出其目前公司的薪酬121万元(按原薪酬中位数计算)、20万元和62.06万元。

美迪西副总裁级各部门负责人的薪酬较低,部分人员薪酬显著低于同行业公司水平和个人入职前薪酬水平这一现象,也受到了上交所的关注。在第五轮问询中,上交所要求美迪西披露报告期内,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等关联方,是否存在对相关人员通过包括现金补偿等其他形式的利益安排进行补偿,是否存在关联方通过体外支付薪酬等方式为公司分担成本费用、调节利润的情形。对此,美迪西在回复中表示,公司不存在通过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企业等关联方向公司员工发放薪酬或现金补偿等其他形式向公司输送利益的情形,不存在通过关联方体外支付薪酬等方式为公司分担成本费用、调节利润的情形。

(责任编辑:田云绯)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jdclzg.com